闺蜜互慰吃奶互揉口述过程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寅初,你怎么又来了,是出了什么事?”

“听言不见了,早上她送清雪来医院就被人绑走,我怀疑带走她的人就是石钦。”

靳寅初直接开门见山,现在是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艾米也是一惊,“所以你早上来找我,是不是就想问有关他的事。”

靳寅初此刻的心境是不想多说一句废话,点了点头又问:“对,早上的时候见你情绪低落我还有顾虑,可是现在事态紧急,希望你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艾米着急问:“你先说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靳寅初也没隐瞒,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让她把能提供的线索说出来。

艾米也是满脸惊讶,并没有想到石钦还能有这种本事。

“他有个年轻女友妮妮,在国外混得不错,让了当地一个老大当干爹,手下有不少混混。”

“怎么说来,极有可能是他们两人抓走了听言。”

“当初我和石钦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两人就有关系,我还找到过这个女孩的家,地址我急得。”

艾米招手让他拿来纸笔,快速在上面写下地址,方便他去找人。

靳寅初当即就把地址发给龙科,让他安排国外的人先去这个地方找人,只要这个事情和石钦有关系,找到他们其中一个人,总会有希望。

艾米又把过去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可惜唯一排得上用场的,也就是这个妮妮的地址,找到她的家人,就有办法联系上她。

“寅初,这群人做事狠毒,我当年会离婚,也是不想被报复,所以选择离开。”

“你离开是对的,但是……没什么,好好休养,我先去找人。”

但是她不该从自己是个受害者,最后反而变成了施暴者,这些话他咽回去,不想再让她心里添堵。

艾米也没追问,这些话她比靳寅初更加清楚。

等靳寅初离开之后,她也恳求警员给她电话,她也想要尝试打电话联系,帮忙找到蒋听言。

靳寅初没回家,蒋听言下落不明,他没有办法让自己舒适的待在家里,只有在外面更能保持清醒。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已经失联一整天,他们连头绪都没有。

现在警方和龙科那边都在调查行车路线,周瑾这事按照他们行驶的路线去调查,希望能够在途中找到线索。

错过的时间太多,想要找到线索的几率太小。

曾经他们也用这种地毯搜索形式寻找过失踪的苏柳月,耗费了几天的时间都没能把人找到。

现在这种情况几率就更小。

“靳总,这两辆车从医院出发之后,经过的地方很多,而且还有一半的地方都不再监控范围,我们无从下手。”

龙科自责低下头,他们已经竭尽全力,可惜这种情况让他无能为力。

靳寅初沉沉叹了口气:“继续找吧,总会有希望。”

这样的情况他很清楚,所以不会责怪任何人,只怪自己没有把蒋听言照看好。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次的援救计划不会容易,但是靳寅初无法接受蒋听言也被关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

如果真是这样,他会疯狂。

夜色如漆~

暗黑的房间门突然被推开,角落里的蒋听言被猛然惊醒。

她本来没有睡,但是被注入药之后,她总是有些昏昏沉沉。

他们把她关在这个房间,虽然有床,但是她却不敢睡,直接坐在角落想要保持清醒。

无奈药劲上来的时候她有些晕晕沉沉,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这下有人突然进来才把她惊醒。

房间没有关灯,所以她一眼就认出来进来的人是石钦,她也没有显得很惊讶,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个人会来一样。

“你胆子倒是很大,看到我一点都不害怕。”

蒋听言冷冷一笑:“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真有什么是,大不了就是一死,你以为我会像你这种缩头乌龟一样,最后只能像条狗依附在别人身边,才能对付得了我吗?”

原本心里就有气的石钦听到这话就更生气了,抬腿就朝蒋听言踹了过去,好在她咬紧牙关费力一闪,夺过了他这一脚。

这一脚落到墙上,脚印还不浅,要是落到人身上,那可了不得。

蒋听言呼了口气,也不认输,甚至还出言激怒他。

“我看你就是个孬种,只会欺凌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石钦阴险一笑:“对,你说的非常对,我就会欺负你这样没有还击的女人,想一想你那天把我打得有多惨,肯定是做梦都没有想过会落到我手里吧。”

蒋听言明显感觉到不对劲,这个人想做什么。

石钦把她脸上的恐慌尽收眼里,心里终于有了些痛快,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蒋听言呀,这下终于在自己脚下。

“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很害怕,别做出那副高傲的样子,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什么地方。”

蒋听言气愤道:“你们想要的是鼎峰资产和靳氏的合同,如果伤了我,你们一样都得不到,你们老大是不会放过你。”

石钦哈哈大笑,一把走上前,这下蒋听言没能闪开,被他掐住了脖子。

“臭娘们,你觉得我跟随在他们身边,是为了帮助他们得到这些东西吗?你错了,我的目标一直就是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闺蜜互慰吃奶互揉口述过程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