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人物互相桶的游戏 厨房胯下挺进岳

已经入了夏,约好了跟太安公主她们赛马,太安公主并不如何喜欢,她喜欢的是琴棋书画,宝庆县主倒像找到乐趣了一般。

霍香香生性憨厚耿直,虽然晓得身份有别,但是向来不会趋炎附势,申屠婵有意和两个贵女交好,不过也没有特别去攀附。

同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宝庆县主倒是挺喜欢申屠婵的。

申屠婵心思细腻,不仅骑术武功好,说起事情来也条理分明,诗词歌赋具都通晓一二,而且听冯婴如说她一曲琵琶无人能及。

冯婴如自己已是名动京城的才女,她能说出这话,证明申屠婵的琵琶技确有过人之处。

宝庆县主颇有些欣赏,此刻红衣飞扬的骑在马上,脸颊也因为兴奋而红扑扑地,她朗声道:“再过两个月就是秋狩,往年我可从来没见过你,今年你一定要参加。”顿了一下又道:“到时你可以跟我的车架,如果你不愿意,跟冯家或者霍家的也行!”

申屠婵从来没有参加过秋狩,少时因为不在京城,后来因为没人带着去,但是今年她本来也想去,她笑着说:“好,多谢县主相邀,县主仪驾华贵,我跟我叔父们同去。”

霍香香忍不住抚掌而笑:“太好了!那可热闹了,咱们到时候好好玩一场!”

申屠婵点头未语,太安公主已经下马由婢女扶着坐在一旁的树荫下吃东西了,宝庆县主冲申屠婵和屠香香下巴一扬:“咱们再赛一场吧!”

三个女孩子并驾,旁边小满一喊完,三匹马齐齐的冲出去,带起一阵烟尘。

申屠婵从别庄回到镇北侯府的时候刚好堂妹申屠祺和她的庶姐申屠妤正在和寿堂陪老夫人说话。

走到门口时还能听见申屠祺的说话声,小喜看见她急忙上前打帘子:“大小姐回来的正好,老夫人正念着您呢。”

申屠婵冲她点了点头。

老夫人正在说家里的琐事,看到申屠婵进来便微笑着说:“祺姐儿来给我送她绣的护额,你也快来瞧瞧。”

申屠祺和申屠妤起身给她行礼:“大姐姐。”

申屠婵点点头在祖母身边坐下,歪头去看老夫人手里黑底的护额,上面绣了暗红色牡丹,既庄重又喜庆。

申屠婵便笑着夸道:“四妹妹的秀法果然不错,我跟四妹妹一般大时连针都拿不明白。”

申屠祺毕竟年纪小,脸上浮起笑容:“大姐姐谦虚。”

申屠婵将那护额拿在手里又道:“祖母知道我可没谦虚,这护额不仅绣的精致,针脚细腻,连配色也格外合适,既高雅又不张扬。”

她赞的条理分明,显然是真心觉得秀的好,申屠祺高兴的合不拢嘴,申屠妤也笑着起身行礼道:“多谢大姐姐称赞!”

老夫人语气轻松地解释:“这配色还是妤姐儿帮忙选的,”申屠妤的姨娘不得宠,但是她很会讨人喜欢,二婶和祺姐儿对她还算不错。

申屠婵笑着点头,陪着老夫人说完了护额,申屠祺便笑着问:“大姐姐这几日还要去陪太安公主赛马吗?”

申屠婵将那护额小心的放在盒子里道:“不去的,正好要跟四妹妹说起这个事。”

“大姐姐请讲。”

“今年的秋狩,劳烦妹妹到时提前叫上我。”申屠婵微笑着说。

申屠祺笑着点头:“今年姐姐愿意去自是再好不过。”

老夫人也道:“阿婵骑射一直有模有样,此行跟着去见识见识也是好的,你们姊妹几个同去,也有个照应。”

三个姊妹笑着称是。

两个月的时间不过是一晃而过。

转眼就到了秋狩的日子,秋狩并不是每年都有。看皇帝心情以及朝中事务,每两到三年会筹备一次,上一次秋狩是两年前。

申屠婵向来轻简出门,能少带的绝不带,她出惯了远门,衣物配饰全部从简,丫头也只带春分和小满。

申屠祺倒是浩浩荡荡的带了几口大箱子,装了两辆马车,什么头油,香粉,配饰,书画,寝具,应有尽有,不过可能因为有人员限制,她也只带了两个丫鬟。

申屠婵就两个箱子,往装行礼的马车上一放便妥了。

三叔母方氏正站在马车边上还没上车,申屠婵便笑着过去给她行礼。方氏将四十了,瑞凤眼,肤色雪白,眼角一点细纹,她今日梳了堕马髻,带了华胜,气质雍容。

申屠婵行了礼,她笑着把申屠婵搀扶起来道:“婵姐儿便与祺姐儿一辆车吧,你们姐俩正好可以说说话。”

申屠婵笑着称是,再次谢过方氏。

刚才她潦草的看了一眼,三房的庶女并没有全来,只来了申屠妤一个,但是方氏并没有提起让她跟申屠祺同乘,应是另备了马车。

送方氏上了车,申屠婵和申屠祺才相携往另一辆马车走去。

马车很宽敞,放置了小茶盘和诗册,申屠婵和申屠祺各带了一个丫头在马车上侍奉,申屠祺带了她的婢女翡歌,申屠婵则带了春分,四个人刚刚好,并不拥挤。

申屠婵大了申屠祺四岁,两个人并没有特别多的话,只说一些平日的琐碎事,申屠祺年纪小,今日起的早不一会便歪在翡歌怀里睡着了,申屠婵拿了诗集来慢慢翻看。

秋狩之地就在京郊的燕山行宫,浩浩荡荡的人马终于在日落之前到达了驻扎地。

申屠祺毕竟是小姑娘,一下马车便跑去缠着方夫人。

行宫的宫婢过来分配各家的帐篷,申屠婵看完就跟方夫人说坐马车坐的有些不舒服,带丫鬟去旁边走走。

方夫人正忙着收拾东西就嘱咐她几句让她去了。

燕山上此时生机盎然,太阳略微有些灼热,春分给她撑了伞。

申屠婵吩咐小满过去看看冯家安顿好了没有,如果安顿好了自己过去给惠心县主请安。

春分跟着申屠婵往外面走了一段路,这片山头很宽阔,到处是宫婢侍卫,看起来也很安全。春分刚想着,林丛里就窜出来一队人马。

领头的年轻人穿了一身青色窄身蟒袍,头上带了紫金冠,眉目俊朗,气宇轩昂。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动漫人物互相桶的游戏 厨房胯下挺进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