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 上面一人吃40分钟 性感白洁

“怎么着也该看看书,练练琴什么的,你钢琴弹得那么好,怎么从没见你练过?我感觉你比我还懒。”

“这叫天赋,懂吗?”

温正敷衍一句,只见李楠站在门外。

“温总,这里有几件事比较急,需要您处理下。”

温正没理会林七,示意李楠直说。

李楠沉声道:“帝都音乐学院的一名教授想见你一面,因为你先前吩咐过不喜欢这种应酬,所以我之前就给推了,可是今天人家亲自过来了。”

“来公司了?知不知道啥事?”

“人就在会客室,至于为何而来,他一直没说,只是表面想和你见一面。”

温正思索片刻,也没立即回答,只是追问道:“还有什么事?”

李楠看了眼手中的文件,说道:“一家纸牌游戏公司,希望你每次直播时,能用空闲时间玩一下他们的游戏。也就是一个月直播满十分钟,酬劳一年三千万。”

“记下,游戏代言不接。”

温正吩咐一句,再问,“剩下还有什么事?”

“也是代言的事。之前那家国产运动品牌,想确定下合作时间。另外那家洗护用品,还是希望你能给他们的广告写首歌。因为今天王思思的那个广告出来了,他们觉得广告歌曲特别好,所以就又找上门了。”

“运动品牌的合作,你看这安排就行。往后我就不接代言了,这也是林老板的意思。”

温正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那家洗护用品,上次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这活我不接。”

李楠迟疑道:“呃,他们加钱了。”

温正振振有词:“这是钱的事吗?我给妇炎劫写广告歌,歌迷怎么看我?”

李楠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提醒道:“不要版权,税后八百万。”

温正一愣。

“税后八百万?”

温正呢喃一声,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这样,你跟他们商量下,一千万,我不要版权,也不要税后。唯一的要求就是,歌给他们后,我不会公开承认给他们写过词曲。”

李楠皱眉道:“人家就是冲你的名声而来,你……”

温正打断道:“我不要版权,他们花一千万给产品买首歌很值了。而且,我保证,今后只要有人一听见这歌,就能想起他们的产品,无效我退款。你先去问,我现在就能写。”

李楠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去沟通。

林七见问又拿出了纸笔,赶忙凑上前,失声道:“不是吧,你这,这……又来!几分钟挣一千万,啥时候钱这么好挣了!”

温正白他一眼,只顾低头笔走龙蛇。

“知心爱人?”

林七不由念出了声,“还是男女合唱?这旋律不错啊。”说着她竟不由自主地哼出了声。

“不管是现在,还是在遥远的未来,我们彼此都保护好今天的爱。”

“不管风雨再不再来,从此不再受伤害,我的梦不再徘徊……”

林七唱了两句,见温正也写的差不多了,于是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洗护产品?你不觉得这首对唱情歌,很适合中年夫妻在ktv对唱吗?”

“妇炎劫。”

当温正缓缓说出这三个,林七直接石化。

她以手扶额,尴尬道:“难怪你不想让人知道这首歌是你写的呢。你知道吗,那首《矜持》发出来后,评论区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什么吗?”

温正见她拿出了手机,于是好奇望去。

“温正这词写的,简直道出了我等暗恋狗,那猥琐,又异想天开的欲拒还迎。”

林七收起手机,忍不住笑道:“我看这歌能火,王思思的那首《酸酸甜甜就是我》随着广告的播出,现在已经上了流行热歌榜前十,不得不佩服你捧人的本事。不过我还是想不通,你凭什么能写出这样身临其境的词,莫非……你有什么特殊且猥琐的癖好?”

她瞬间又想到温正与王思思还是分房睡,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温正白她一眼,压根没搭理她的打算。

林七悻悻然作罢,扮个鬼脸后,只好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少倾。

李楠再次返回说道:“对方同意了,但前提是歌必须要让他们满意。”

着实是温正词曲的口碑太过硬了,而且还有那首《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广告歌珠玉在前,一千万而已,值得厂家赌一把。

温正拿起桌上的歌词,交代道:“拿去吧,如果他们满意,你可以推荐下咱们旗下的歌手,最好是有夫妻相的那种,弄不好还能接个代言。我现在去会会帝都音乐学院的教授。”

“写好了?”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两人 上面一人吃40分钟 性感白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