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胸好软好大 公交车被强奷系列小说

没关系,这点的小伤,她都已经痛到麻木了。

姜芷近乎最后挣扎,“那如果我说我爱的是你呢,你信吗?”

姜越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一步一步,逼近了站在门口僵硬的姜芷,像是野兽逼近了猎物。

外人都知道姜芷和姜越,除了姓氏是相同的,身上没有一滴血是有联系的。

过去姜芷母女被养在姜家老爷的私人房产里,这几年姜老爷越来越“宠妾灭妻”,趁着自己的原配身体不好住院,竟然带着身为小三的姜芷母亲直接住进了姜家,还说要把姜芷户口挪进来。

姜越和父亲大吵一架,这才善罢甘休。

她妈妈委实无耻,身为姜家大少的姜越仇视她们,很正常。

可是很可悲的是,她爱上了这个和自己姓氏相同的男人。

整整五年,饱受煎熬。

“爱我?就凭你?”姜越如同听见了笑话似的,轻轻拍了拍姜芷的脸,这个动作却更像一种致命打击,轻轻一碰,就将她击溃成了灰。

“既然觉得我恶心,那么我和陆迦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在意?”姜芷仓皇大笑,“何况,你这么反感我,我要是跟别人跑了,你不是做梦都要笑出声来吗!”

姜越瞳仁缩了缩,声音带上了薄怒,“你这是在跟我叫板?”

“我哪儿敢?”姜芷慌乱往里走,低着头,使劲眨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跑,像是身后的姜越是洪水猛兽。

最后的最后,她停在二楼自己房间门口,轻声说。

“对了,忘记说了,祝贺你订婚快乐,姜越。”

姜芷在第二天被人打包行李赶出了姜家。

理由是,姜越订婚了,姜家未来的女主人就要住进来,她得避嫌,自己出去住了。

这个理由其实根本不算个理由,姜芷心里清楚知道,不过是姜越正好想将她赶出去。

她苦笑着拉着行李箱走在大马路边上,一辆超跑却在她身边慢慢停下。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白皙漂亮的脸,可惜了脸上表情很不善。

“上车。”陆迦没给姜芷反应的时间,“啧,快点,我随意占道停留太久要扣分的。”

姜芷只能连忙放行李钻上去,上了车,陆迦看都没看她一眼,“不想死就系安全带。”

姜芷又把安全带系上。

“你怎么来这里?”

“有人打电话给我的。”陆迦皮笑肉不笑,“就是你未来嫂子。”

姜芷愣住了。

她未来嫂子,那就是慕熙熙。

要说这慕熙熙可真是厉害啊,又能和姜越订婚,又是陆迦唯一的白月光,圈子里被称作第一名媛,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姜芷垂了垂眼睛,攥住了手指。

命运可真会开玩笑啊。

“熙熙说你在姜家待着,她和姜越相处会不好意思。”陆迦随意踩了一脚刹车,正正好好卡在白线前面停住了等红灯,“所以你得滚,她喊我来接你出去,给你找个好房子。”

高手啊慕熙熙,不用自己动手就能把她姜芷的存在从姜家抹去,看来姜越和陆迦这两个男人都对她相当言听计从呢。

“你那么爱你的熙熙,爱到把我接走?”

姜芷给陆迦鼓掌,报复他似的,“哈哈,原来你也没好下场。在争夺慕熙熙的对抗里,输给我哥了。”

陆迦刚发动车子,又狠狠一脚踩在了刹车上,惯性让姜芷差点飞出去,还好安全带将她拽了回来。

而后陆迦咬牙切齿睨着姜芷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偏要多说说,你也管不着我。”

从姜家搬出来的时候她心已然是千疮百孔,如今总不能让她一个人流着血。

两个人不舒坦,才好过。

陆迦长得帅有钱,可惜毫无素质,他眯起漂亮的眸子从嘴巴里吐出两个字来。

“贱b。”

姜芷心口一刺,却没有否认,一直到陆迦将车子开到家中,男人虽然不耐烦,但到底是替她将行李都拎了出来,提重物的时候手指关节微微鼓起,强劲有力,“找到房子前就住这吧。”

姜芷住进陆迦的公寓,熟练得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她甚至在陆迦的洗衣机里找到了自己的内裤。

陆迦回到客厅里,盘腿坐,眉目漂亮淡漠,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对着姜芷说,“上周来的时候你内裤正好忘在这里了,记得收一下。”

姜芷骂了一句,脑子里有画面浮现出来。

她和陆迦维持这种关系不知道多久了,每次她需要了,或者是陆迦需要了,就会找上对方。

他们抱着彼此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另一张面孔。

可怜又可恨的他们,默不作声地将对方当做了慰藉工具,每一次上床,都不像是情侣之间的上床,更像是彼此的情绪发泄。

陆迦是圈子里最出名的富二代,人高,脸白,脑子聪明。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语文课代表胸好软好大 公交车被强奷系列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