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溅镜面(高H,限) 明里 番号

过了没多久,酒会开始了,我和负责后勤的兄弟终于有了时间来吃晚饭,都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安排给我们的盒饭。在后台的包间里,我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盯着现场的执行情况,只要没什么突发情况,我们是不需要怎么去理会的了。

酒会已经开始了,主持人在台上已经开始了开场白,可按照时间来说,这会宁冰柔已经已经出现在了现场才是,却迟迟不见人。

我放下手中的盒饭,拿起手机打电话联系了徐蕾:“怎么回事?酒会已经开始十分钟了,怎么宁总还没来到现场的?”

电话那头传来徐蕾焦虑急切的话音:“我刚想打电话给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宁总电话一直没法接通,找不到她人了!”

我大脑飞速的运转来琢磨着对应策略,一小会后,我对徐蕾说道:“徐总这样吧,你先和你们酒店的高管一同出来接待今晚的来宾,毕竟你们才是主办方,然后让主持人和大家说宁总有急事要处理,可能需要晚点才能过来,尽量拖住时间,在这期间一直去联系宁总,直到联系到她人为止!”

“好,我知道了,现在马上安排下去。”

旁边和我一起负责后勤的兄弟也看出了些许端倪,朝我问道:“黎哥,出什么事了?”

“今晚酒会的主角宁总人还没到场,但现在酒会都已经开始十几分钟了。”我点了根烟思索片刻,继续道:“你们继续在这盯着,有什么情况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先出去一趟。”

我叼着根烟走去了吸烟区,拿出手机找到宁冰柔的微信给她连续发了好几条消息过去,但发出去的消息依然石沉大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酒会已经开始快要大半个小时了,在这期间我已经被谭坚和黄经理不断施压,甚至都被挨骂了好几次,怪罪我没有提前做好工作对接,可这事不能赖我啊!

就在我束手无措的时候,徐蕾给我打电话了,她告诉我:宁冰柔已经过来酒店了!

收到这消息我立马赶回去了酒会现场,果然看到了此时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她出现在了酒会上,这一身衣服一看就知道她这是还来不及换就赶过来了,我看着此时周旋于那些商界的精英身边时,心里顿时一股怨气,不管她这是出于什么原因而迟到了,可这么重要的事情愣是放飞机了大半个小时,害得现场多少次跟着被挨批。

由于就会很早就已经开始了,截止到现在都一个小时了,所以现场已经有不少人离去,原先就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宁冰柔没有出现所以就提前离开了的,这下看起来人就更加少了,只剩下一张桌子的人还在和宁冰柔聊着,看了看,其实也就只有两个人。

我在他们不远处和工作人员对接着今天晚上就会收工的事情,刚聊完就听到了宁冰柔他们几人的谈话内容。

其中一个看着风度翩翩的男人对宁冰柔温和的语气说道:“冰柔,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叔叔未来的产业迟早都是你的,可你这么做,只会让你父亲对你管控得更加严厉,甚至是导致你们家族产业出现两极分化,你今天晚上之所以会迟到过来就会,就是因为你父亲阻拦了你吧?”

宁冰柔被眼前这个男人的说辞,神色变得黯然起来,转而轻声道:“我知道,但不管是人还是企业都好,最怕的就是故步自封。辰宇,我们就不说这些了吧。”

虽然我不知道这两人的关系是什么,但通过他们这简单的对话就猜到了他们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在我听着他们说话时,突然就听到了酒会大厅外面传来吵闹声,听起来好像是闹了什么纠纷出来,我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走了出去。

走出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男子和我们广告公司的工作人员吵起来了,那男的我有点印象,好像是这次筑梦佳人酒会的赞助商之一。

男人:“把你们负责人叫出来,你们这不是明摆着欺骗咱们这些商家吗?打着扶持我们小商家的名义,结果这场酒会就这点人气,搞什么?我们做赞助商的不就是为了可以通过这场酒会来积累一点资源吗?结果呢?东西赔了还不止,连一点资源都拿不到,整场酒会才多少人来?一个小时人都全走光了!”

工作人员:“王老板,这,这我们也没想到啊,酒会本来是会有很好的效果的,可关键是今晚的主角她……”

眼看着公司的同事就要说错话了,我连忙上前打断说道:“小五。”我喊了他一声,走上去拍了怕他的肩膀,“你带着其他兄弟去清理现场就好了,这里交给我。”

“周哥,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赶紧去忙你们的吧。”我换了个位置凑到他肩膀小声说道:“别瞎说话,里面还有其他人在的,还嫌不够乱吗?赶紧走。”

那男人看我过来了,那表情好像是看出来了我是这里的“小领导”,面色不约的看着我说道:“我看你有点脸熟啊,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就是当初和我们商家洽谈这次酒会合作的负责人吧?”

等到小五他们几个都走了之后,我连忙强行搂着眼前这个对我很不友好的男人去了距离酒会大厅远一点的位置,讪笑着说道:“没错、没错,王老板,是我,有什么咱们好好商量嘛,别气、别气。”说话间,我给他递了根烟过去。

王老板看我态度还可以,还是给了我面子把烟接了过去,我凑上去给他把烟点上。

“你说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本来我们小商家做生意就已经够惨淡的了,结果还遇到你们这些骗子,这不是雪上加霜吗?!”王老板把烟吐出来,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我知道,这事我们广告公司的确是有责任,但是王老板,您刚才也说了,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咱们谁也不为难谁,要不这样,这酒会我们广告公司也接了单的,说白了我们也是接了个单来混口饭吃的,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让人家甲方把酒会给彻底办完了,明天我们再一起协商一下怎么解决吧,毕竟里面还有宾客在的呢,您看成不?”

不知道王老板是给面子我,还是给面子我递给他的那根华仔,他竟然点头答应了,并扬言明天上午十点会到我们公司来要一个说法,让我务必在场。这时候我自然不敢违背他的意愿,愣是赔笑答应,目送他离开了酒会这里。

等我再次回来酒会现场时,发现宁冰柔等人已经离开现场了,问了工作人员才得知他们刚走,我凑到窗口那一看,果然看到宁冰柔上去了那个叫“辰宇”的男人的车子扬长而去,把这个烂摊子留下来给我收拾。

我把小五等人喊来,分别给他们派了根烟,表示大家抽完这根烟就继续干活把现场给清理干净,然后就可以下班回去了。

晚上十一点,我们终于可以下班了,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要请大家一起吃个宵夜的,但奈何我体力不支,着实累得很,负责执行的同事刚好休假了,愣是让我这个做策划的去了现场来搞执行方面的工作。

下了班,我坐上了最后一班地铁赶完住处,打开手机一看那上面全都是工作群的消息,以及黄经理和谭坚等人给我私聊发的,当我看到黄经理最新发来的那一句“等明天你回来公司再收拾你”,我就不想再看手机了。

回到家后,时间都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了。夜色更深了,我到柜子里拿出一个桶面来当做宵夜凑合着吃。这个房子里,任何一个小物件都充满了我和沈玥曾经的幕幕往事,每一件东西,哪怕是一个指甲刀都能让我陷入回忆当中。

愣神中,我才想起桌上还有一桶在泡着的泡面,打开来看面都陀了。在我吃泡面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该要准备搬家了,等忙完了这阵子我就选个周末找房子去。

次日醒来,外面又下雨了,而我很不耐烦的一次又一次地按掉了闹钟,一次间隔是十分钟,三次就是半个小时了,而我看到手机上显示已经八点半就知道今天肯定是要迟到的了。

我连忙三下五除二的起床,接着一顿狂跑冲去地铁,在大城市上过班的都知道,这个时候的高峰期最快的还是坐地铁,外面堵车反而更久。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出意外,当我来到了公司,时间已经到九点二十五分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去自己的工位,发现谭坚人并不在,准确来说是整个策划部都不在,听见会议室的那训斥声我就知道,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我戴上工牌,面如死灰的敲门进去了会议室里,会议室里所有同事在那一刻都把目光聚焦在了我的身上,由于这次筑梦佳人酒会造成的影响太大,连老板和总监过来参与会议了。

老板只是冷眼看了我一下,接着在讲台中间的位置继续对大家以训斥的语气说道:“这次筑梦佳人酒会出现的问题,别说是你们策划部了,是整个公司从创立以来到现在,八年了!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酒会的主角没到场,我想问,你们是怎么沟通工作的?还有半个小时那些参与酒会的商家就要过来找我们讨要个说法了,各位策划部的‘卧龙凤雏’们,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见我们个个都低头不说话,老板对我们大吼了一声:“嗯?说话啊,都哑巴了吗?!”

只见黄经理唯唯诺诺的表情,小声说道:“呃,这次确实是酒会发生了意外,杨总您说的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确实是我们策划部的耻辱,那个什么……”黄经理突然把目光看向了我,“东黎你虽然刚来会议室这里,但情况也都大概知道了,你作为这次酒会的总策划,你来说说吧。”

卧槽!黄经理真的是把“狗”这个字发挥到了极致,甚至是说他“狗”都侮辱了这个字,在这时候还特意强调我是迟到刚来的,这不是明摆着落井下石?!

我就知道这个混账东西会推卸责任,明明方案都是经过他们确认,通过了才去做执行的,做执行的负责人请假不在了才把我连在执行的工作也都兼顾上去,他和谭坚两人就跟狼狈为奸一样,他们倒好,酒会从布场到执行,再到结束,整活动场下来都没见他们人影,现在让我这个小小的策划去担责任!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蜜汁溅镜面(高H,限) 明里 番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