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的强行扒开腿玩弄 好大好想要

后座上,正在打瞌睡的少女被这动静吵醒,眼睫轻轻一颤,缓缓睁开眼。

刚睡醒南歌整个人还有些懵。

回了回神,她伸出手拨开垂下来的头发:“师傅,前面出什么事了吗?”

闻声,司机下意识抬眼看向后视镜,“突然就堵上了,估计是前面出事故了。”

南歌啊了一声,刚想说点什么,放在腿上的手机震了震,微信有几条消息进来。

老鱼:“大小姐!你人呢你人呢你人呢?”

“半个小时前就说出发了,怎么还没到?你这车开哪儿去了?今晚我还能见到你吗?”

“咱就是说,你那破兰博基尼也该换换了吧?都快成拖拉机了。”

“哎,看到我朋友圈的照片没,哥刚提的新款帅不帅!嘿嘿嘿羡慕不?”

“不是我说啊,这都两年了,你还不换新车?南大小姐,你该不会是没钱了吧?”

“……”

“喂你倒是说话啊!人呢?开着你的拖拉机到哪儿了!”

“你说话啊!拖拉机里信号不好吗?”

看着这快要溢出屏幕的冷嘲热讽,南歌气得瞌睡都醒了,她咬着牙回:

“就你那破车免费送我,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丑死了!你那什么垃圾审美!”

“还有,我哥已经答应我,过年就给我换新车!”

“真的假的?”

“废话。”

“行吧,所以你现在开着你的拖拉机到哪里啦?”

南歌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打字:“……我车送去保养了,打车来的,还堵在路上。”

老鱼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又说:“现在淮城晚高峰都这么夸张的吗?前两年不这样啊。”

老鱼是她发小,两人都不是淮城本地人,家在淮城隔壁。她在淮大读书,老鱼今天正好来这边一家新开的酒吧过生日。

“不是晚高峰,好像是出了点儿事故。”

“行吧。”

过了几秒,那边又发来:

“哦对了,外面下雨了,你带伞没?待会儿需要我去酒吧门口接你吗?”

嗯?下雨了?

南歌的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窗外,她这才发现车窗上已经模糊一片。

一月初的淮城突然下了一场雨。

不过看样子,雨势不算大,淅淅沥沥的拍在车窗上。从车内望出去,雨丝倾斜,给淮城繁华的夜景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美。

她下意识摸了摸旁边座位上的雨伞。

这还是出门前室友叫她带上的,说天气预报显示今晚有雨,她本来还不信……

车子以龟速前行,司机慢腾腾的踩着油门,时不时地发出一声牢骚。

过了会儿,南歌听到了司机大叔惊叹的语气:“我滴妈,这么多车追尾啊!”

此时出租车正巧被红灯拦下,南歌和司机不约而同的降下车窗,扭过头看向旁边的行车道。

果然,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

模糊的雨夜里,南歌被冬日凌冽的寒风吹得下意识眯起眼睛。

车祸现场她倒是没怎么注意,因为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距离她这边不到一米远的那抹逆光而站的身影。

光影下,男人西装革履,微微侧着身子,宽肩窄腰大长腿,身材比例完美,标准的男模身材。

在雨夜和灯光的渲染下,像是电影里的长镜头,他单手摘下鼻梁上的银框眼镜轻轻擦拭。过了会儿,另一只手又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插入发间,将额前被打湿的碎发拢到脑后。

像是意外坠入人世间的谪仙,孤寂又透着生人勿近的清冷,与这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

南歌的目光不自觉的被他吸引,呼吸都停滞了几秒。

“姑娘?”

直到司机唤她。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被主人的强行扒开腿玩弄 好大好想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