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女市长的双乳 强行打开双腿灌满白浊h

毕洛丝毫没有在她面前掩饰,似乎还故意让她听见,放了一点外声。

乔易书如坐针毡,整个人都在窘迫中,尴尬到脚趾头能扣出一栋别墅。

好不容易听完人家亲热的通话,她也很好奇。

“你有相爱的人,为什么还找我结婚?你们一家人在一起,不是很好么?”

毕洛的话,让乔易书再次不懂人生中百态是怎样的曲折离奇。

“她有家庭,孩子也不是我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结婚有了小康。这些不会影响我们结婚,你放心,她那里我会处理好,不会给你带来不愉快的。”

毕洛的保证甚至有些真诚认真,这在乔易书看来,真的不能接受,也匪夷所思。

她不得不去仔细斟酌自己的结婚决定,难道这种婚姻模式,给别人看的人生幸福,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

她觉得心口很闷,有种慌乱,不知所措,难受的很。

这时候,一个让她意外的熟悉笑脸朝她这边款款走过来。

“丫头!你的努力配得上这世上所有美好,其他人,不是都有资格影响你的心情,你要结婚,选我也行,我愿意为你改变我的一切习惯,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乔易书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桑余,她觉得熟悉,又感觉有种陌生。

仔细看,今天的桑余确实有些不同,他穿上了规矩的正装,笑容也添了一些儒雅痕迹,身上还残留着来不及洗去的邪魅慵懒不屑痕迹,却能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改变自己,变得越来越像桑海的气质。

可看见这个男人出现,她就很生气,不用原因。

男人显然都是天性争斗的炭基生物,毕洛看到忽然来争夺他相亲对象的男人,顿时就眼神里出现了杀伐气。

“你这人怎么不懂规矩!我在跟乔老师相亲,你这时候来捣乱算什么男人!”

毕洛气势汹汹,却并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他被挑衅了尊严,这一点,乔易书看的非常清楚。

可她不想说话,恨恨的冷视桑余,觉得要不是他,她的孩子怎么可能死。

桑余说不是所有人都配影响她的心情,可显然很清晰,最能让她心神受影响的人,正是他桑余。

“我算不算男人,不是你说了算的,不说乔老师未婚,就算她跟你结婚了,我爱慕她追求她又怎样!前车之鉴,我能跟您好好学习学习。”

桑余的话铿锵有力,跟以前比,似乎没了那种野蛮气息,多了一些礼貌,却更加有力量,短短数日,他的改变显而易见。

他的话也是给毕洛一种重击,很明显,桑余也听见了刚才毕洛的话,说的话是沉重的讽刺打击。

毕洛的脸色骤变寒冷,他握紧拳头,却没有立即打出去,虎视着桑余,之后他忽然看着脸色不太好的乔易书笑了。

“哦!我明白了,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只舔狗,乔老师今天为什么来跟我相亲你还不明白么?她看不上你这种人,跟她结婚的人,你还不够资格!哈哈哈……”

毕洛转念已经想明白许多,他看着桑余哈哈大笑,刺激着桑余的心情,他也知道,那些话比打人更加让人痛苦,尤其是对眼前这个男人。

桑余无法承受的面容扭曲,身子开始发抖,脸色铁青,看上去连呼吸都在静止,如同黑漆漆的深夜里,看见的月色下的死人面孔。

乔易书心中有种慌乱,她怕下一秒,桑余会死。

惊慌中她飞快速度拿起自己的包拉着毕洛直接快速离开,堵的心情极度难受,只想逃离的她,根本想不到她的这种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

毕洛回头看着桑余蔑笑,他甚至给了桑余一个耻辱的手势,表示着自己的胜利,乔易书的动作说明她选择了谁。

桑余眼睁睁看着乔易书拉着别人走开,他瞪着眼睛,越来发紧,最终站在那里猛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乔易书走的飞快,刚跑到门口,她听见身后有人慌张的惊叫声,那些嘈杂凌乱的环境,立刻让她惊觉了意识。

她倏然停滞脚步,在惊恐中迅速本能的回头,在她注视的目光里,她清楚的看见桑余高大的身子陨落,仿佛无助的落叶,在狂风中被席卷摧残,相当残忍。

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决定,会给一个男人带来这样大的伤害,在停滞的那一刻,她目光中极度惊恐,心中不断响起来的只有一个声音,(他不能死)

“桑余!你不能死!”

乔易书无比错愕之中撒开毕洛的手,飞奔回去,那些桑余嘴里喷出来的鲜血,此刻尽数落在地上,鲜艳夺目,星星点点格外显目,如同浩瀚虚空中的星星,红的炙热灼目。

桑余昏迷了,他在最后一刻,嘴角却上扬起来了微微弧度,美轮美奂的淡淡笑容格外欣慰,似乎能看见乔易书奔向他的那一幕,死也其所。

乔易书跑到桑余身边,看见的桑余已经昏迷,她的声音不觉已经嘶哑着急。

回头去看毕洛,她哀求人家赶紧救人,这是医生的职责。

“求你,快救救他!救救他,他不能死。”

毕洛愣在那里,看上去纠结而犹豫。

旁边已经有人吓的惊叫。

“他死了!死人了,怎么办?怎么办呀。”

一个胆小的围观女孩子看见眼前血染的情景吓的直哭,这些让乔易书的心情越发紧凑难受。

“你还愣着干什么呢!只要他不死,我答应跟你结婚!快救人。”

她不顾一切的大声喊了,嘶喊,呐喊,充满绝望空洞虚幻的心情。

毕洛像是反应过来,他跑回来,给桑余急救,同时叫乔易书赶紧叫救护车,投入工作的毕洛相当专业,也心无旁骛,十分认真。

都说只要认真做事的人都是发光的,是一个人最好看的一面。

乔易书打完电话人也呆了,她看着眼前的毕洛专注救人,泪水一刻也止不住,在朦胧泪光里,毕洛这个男人也在她眼里显得没那么讨厌了。

救护车来的时候,毕洛跟着要上车,情急之下,还是问了她一句,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揉捏女市长的双乳 强行打开双腿灌满白浊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