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大香肠该吃我的大香肠了 娇生灌养(NPH)

乔易书忍了两秒,看了一眼桑余,避开毕洛的目光,说了一句:“不用。”

看这救护车走远,她久久站在那里没动,眼神就像被抽空,生涩难受到极点。

电话响了,是苏眉。

电话里的苏眉说话状态神神秘秘,问她今天相亲怎样?是不是没成,还笑得特别开心。

乔易书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苏眉让桑余找来的。

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她知道,不能去怪苏眉的好心,她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子,应该是她不想桑余和她就这样散了。

“成了,我跟毕洛都决定要结婚。”不想跟苏眉解释许多,直接跟苏眉说了结果。

紧跟着是电话里苏眉的极度惊讶颓废的疑问。

“怎么这样?……不是,你怎么这么快就决定了结婚?你不用好好考虑了么?你真的要想清楚了,那个,那个叫啥的男人,你了解清楚了么?我说乔易书,你可不能脑子一热,这么草率就把自己给嫁了啊!告诉你,我不答应!”

知道苏眉会激动,她也听着,却相当平静的等她把话说完,才慢慢开口,平和的跟她说话。

“不用了,我不小了,有人愿意娶,合适就嫁了,不用想了,毕洛不错,我眼看都三十了,再大更嫁不出去,没人愿意要了,女人终究和男人不同,年纪大了,想要孩子都难些。”

说完这些话,连乔易书自己都笑了,笑的冷凉苦涩。

忽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凉,伸手去摸,原来早已经湿透一大片,而她自己居然先前没发现。

她的决绝,让自己感觉到心特别硬,硬的有种明显轮廓的疼,却在心里告诫自己,该远离的某些人,应该选择更合适的距离去相处,不能任由任何人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品质,人来这世上一次不容易,不过是一次历程,太在意,都不值,顺其自然,随心随缘的去过就行了。

苏眉在电话里的话一下子低落起来,充满悔意而无奈。

“早知道你这么决定了,我真不该安排你相亲,我都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情况,听我妈说是她发小的一个朋友家儿子,一直求着她说要找一个姑娘,本来也没想你可能会答应人家的,现在你这么决定了,我也不能阻止你,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给我几天时间,我先去把他家事情调查个清楚才行。”

“真不用了眉眉,他都跟我说清楚了,家里的情况我也满意。”

“……”

怕苏眉再因为毕洛的事情闹出问题,她赶紧表了态,没有别的原因,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好累好累,想找安静的地方可以休息,不用再去面对尘世纷纷绕绕,让人头疼。

苏眉完全没力气再说下去,无奈的挂了,她也知道很难改变乔易书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从来都是这样。

转眼,盛夏即逝,眼看就快到秋天,乔易书和毕洛的婚事洽谈的非常顺利,双方家长见面,流程顺利,四个人的婚礼也显得格外隆重,婚礼上,乔易书全程都在微笑,她的目光所到之处,却总是缺了一种希翼。

武雷和苏眉也在一起举办婚礼,乔易书本以为桑余一定会来的,可直到结束,那个人都没出现。

疲惫的夜显得处处暗淡,送走最后一位宾客,站在酒店门口,准备回去那个她完全陌生的家,她叫了一声发呆的毕洛,却看见毕洛并没有应。

放眼看过去,原来毕洛正看着门口一个眼神失落的女人没有回神。

那女人小巧清瘦,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小鸟依人,一身娇柔,身材很好,楚楚可怜,尤其是此刻眼泪汪汪的看着毕洛,让人心疼的心都快碎了的样子。

原来是她!乔易书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女人是谁,是毕洛的心上人,她清冷的笑了笑,好像也并没有多在意。

“今晚我们就在酒店里住一晚吧,你跟妈说,我们太累了,明天再回去,我想出去走走,吹一会风,大概一个小时吧,会回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明知道不太对,还是说了那些话,做了成人之美的事情,说完就走下酒店台阶,漫无目标的往前走去。

没走多远,忽然发现,身上还穿着礼服的,这样子大晚上一个人走在路上,实在不合适,被人看见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难听的流言出来,她今天可是结婚的日子。

无奈傻笑了一下,她选择站在一棵茂盛的桂花树边上避着,等等,等那女人走,毕洛说过,他会解决好一切问题,不会让她烦心。

一个小时,很快就会过去的,等毕洛和他心上人说完话,她这个妻子应该能回去好好睡觉了!

呵呵……好奇葩的人生,她居然会把自己的生活过成这样无法想到的模式。

晚风并不怎么凉,可她却莫名其妙感觉到身子很冷。

眼前是不错的人工美景,幽暗灯光下,喷泉撒开的范围一半落在假山上,流下和缓的节奏,看上去水气和月色柔和交织在一起,朦胧迷雾中,皎洁的美。

静谧的景色,她的心情却并不是十分平静,就像水面,有着波光嶙峋的涟漪,微风吹送着波纹。

水面上,慢慢多出来一个人影,等她突然发现的时候,那人已经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眼睛,顿时让她紧张的不能呼吸。

“你来干什么?”

她紧张的下意识看过身边四周,生怕有人看见她在这里看见眼前桑余。

桑余比之前瘦了很多,月色下,脸庞更加显得立体,他的目光就像是两把火炬,熊熊燃烧的光明,烧的她全身的细胞都不安宁,害怕,紧张,不可控制。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牢牢的抓紧,微微发抖的身子,充满了冷冽怒气。

“你又在这里干什么?你宁愿嫁一个那样的男人,也不选择我?你好狠毒的心!”

男人的声音沙哑粗砺,似乎沙场上狼烟熏过,沉重中透出血性,而他怒气的眼睛里,在幽暗光线下,明明就能看见血色目光里,清澈的眼泪,悄悄的往下滚。

乔易书在那一刻害怕了,她感觉桑余的样子很可怕,下一刻就会生吃了她,让她无尽恐惧,手腕的剧痛让她慌乱,心痛让她脑袋里昏昏沉沉。

“不要你管!那是我的事情,我今天已经结婚了,你别忘记了。”

她狠着生疼的心,冲他发火,同时逼视他的眼睛也红了视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的生气,气的几乎失去理智,心乱如麻。

“那又怎样!你选择的人,现在还不是跟同样已婚的女人在一起,你在这里干嘛?给他们放风么?你现在的样子,到底自己认识不认识你自己!”

桑余的话毫不忌讳,很大声的训斥,也相当气愤。

她被吵的头生疼,一刻也不想再看见桑余,她幽怨悲伤的哭了。

“你给我滚!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不想看见你。”

她嘶哑痛苦的怒骂着他,转身飞奔想逃离,却被桑余一把强行拉住,他紧紧搂住她身子不顾她挣扎,想强吻她。

可在他们纠缠挣扎僵持之后,他即将如愿吻到她的唇的时候,他却忽然放弃了,愣了一会,看着她的眼睛沉沦,最后把一个东西强行塞她手里,转身飞快的离去。

“祝你新婚快乐!我以后,决不会再来打扰你!”

整理发布:赢山新闻网 » 吃完大香肠该吃我的大香肠了 娇生灌养(NPH)

赞 (0)